人物

Katie Grand和#MeToo运动后的全新《Love》

Katie Grand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穿着内衣的Emily Ratajkowski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意大利面,已不再适用于今时今日的女性形象了,明星造型师、编辑Katie Grand弃用了去年的性感日历视频转而以#movingLOVE为题,带来新的创意。

英国伦敦——去年这个时候,《Love》的在线节日倒数日历视频系列刚刚推出几周,每天都有一个性感、半裸的超级名模在庆祝,根据主编Katie Grand的话:“我们喜欢的女性享受做女人的一切”。 今年12月,当我们再次访问这个网站——或者它在YouTube上的频道——这个故事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日历已经变成了#movingLOVE,由44部短片组成,演员阵容也在年龄、种族和性别上都呈现了教科书式的多样化。

他们中的一些人表演,一些人只是讲述他们的故事。 Grand自己最喜欢的是83岁的变性先锋April Ashley。 她可能是标志性人物,但对于许多《Love》的粉丝来说,这是首次让他们接触到Ashley的机会,这个女人的足迹在当前社会动荡的转型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光明。她与Kate Moss一同,成为了#movingLOVE最后一日视频的主角。“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决定性时刻之一,我可以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Grand说。

考虑到Grand的职业生涯中奠定了多个时尚界的决定性时刻,她与Marc Jacobs、Miuccia Prada以及其他许多人的合作,还有她在杂志上的过往记录,到目前为止,她自己便经历创刊了5本杂志。她所做的一切都浸透着时代精神。 伴随着Instagram一代模特的崛起,这本《Love Magazine》也在进化,从Jenner、Hadid姐妹,到Karlie、Cara和Stella,这本杂志频繁出现这些模特,毫不掩饰地记录着她们的工作和个人生活。但在#MeToo之后,一切都变了,去年的节日倒数日历视频中,穿着内衣的Emily Ratajkowski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意大利面,已不再适用于今时今日的女性形象了。

随之而来的争议证实了Grand坚信是时候行动了。“现在有某种革命的普遍气氛。我想不出过去10年有什么像去年那样对时尚产生如此巨大变化。”毫无疑问今年的日历不能再用同样的方式拍摄了,虽然在这一点上,Grand不确定需要采取如何的手法来替换。但是绝对没有必要不做,多年来《Love》已经在每年12月带来如此精彩的视觉盛宴让大家倍感期待。答案就在她眼皮底下,在她家的厨房里。

在过去的三年里,她的丈夫Steve Mackey一直与其他音乐人Douglas Hart和Jeanette Lee合作,起名@callthis_number,创作一部华丽的游击式电影。他们一直在West Hampstead的一个车库里拍摄the Pop Group、Peaches、Dennis Bovell到Jon Spencer这样的音乐人,他们当场剪辑电影,放映,然后删除,所有这些都在一天之内完成。“我对互联网的字面意思感到沮丧,它需要把所有东西都分类,”Mackey说道, “事实上,你可以在90秒后关掉电视,然后再回到电视前,这意味着没有兴奋感。我想要那一刻无法重复的激动,让事物成为它本来的样子。就像锐舞文化一样,如果你愿意,你必须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它。你得打这个电话(Call this number)。”

Grand和Mackey保持着他们各自不同的影响范围,直到他们一起为 时装品牌Miu Miu的最新系列拍摄了一组短片,这个系列和@callthis_number的原始性和自发性相匹配。这就是Grand的灵感迸发时刻,让她看到#movingLOVE的可能。“我认为这是因为我的好朋友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兴奋,而且这种兴奋是我很久没有感受过的。”

《Love》新一期封面人物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movingLOVE 对她也有类似的影响。“这可能是我做过的最多的工作了。 制作本杂志对我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紧张了。”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David Beckham率先登场,由Kim Jones为其造型,而Jones本人也成为了另一个视频故事的主角。 与去年的倒数日历相比,这种分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不是来自同一个时装世界,所以总是抽离在世界之外,”Grand解释说。“但我想,让他涂着蓝色眼影走进摄影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Mackey和Douglas Hart推动了讲故事的想法,所以每位参与者都会在摄像机前接受采访。“仅仅是把一个人的声音和他的形象联系起来就能改变一切, ”Mackey说。“在四个摄像头前,你无处可藏,除了自己,什么也不用拍。 他们问‘你想让我做什么?’但是我们没有指导他们太多。 你会发现他们自己能做些什么。”当我们在电影配乐中听到他们的声音时,摄像机毫不畏惧地注视着他们,April Ashley伴随着Velvet Undergound的音乐正襟危坐。贯穿着#movingLOVE系列视频的,是Andy Warhol过去对参观他的工厂(Factory)的访客们的拍摄“试镜”,以及他的追随者在1980年代纽约YV的公开访问中制作的粗糙而现成的录影。

正如歌词所说:“在我乐观的时候,我把所有这一切——原始的、自发的、对一切完美修剪过的东西的抵抗——想象成新创造力的绿芽。”

“这就像拼车卡拉ok,但更新,”这是Grand对这一项目的看法。一些表演者做了他们最擅长的事情,Liv Tyler脱掉鞋子跳舞,Sandra Bernhardt演讲,Stella Maxwell穿上Prada泳装,做她该做的事。纽约激进的行为艺术家Kembra Pfahler也现身表演,当然还有Ashley,她更难以预料。作为曾经与Avedon、Penn还有Bailey合作过的优雅老手,她对车库文化显然没有什么兴趣。Grand一度担心她会就这么离开,但最后,Mackey和Douglas却花了最长的时间与她相伴。

与Hart一起,Mackey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拍摄了静态照片,他的想法是最后发布一份印刷版。“想象一下,两者共存,我们得有多么高兴。同时拍摄50部电影和250页书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什么是快乐——一部电影和一本杂志,旧媒体的遗迹,庆祝新事物的降临,证明没有什么是真正死亡的。 这本杂志将限量发行两万册,只有Celine一家品牌广告出现。

这一系列的推出扰乱了《Love》一直以来的风格,不禁让人想到这本杂志下一步是什么。“我认为第20期(秋天出版的十周年纪念期)是第一章节的结尾,”Grand说。“在我想出#movingLOVE这个名号之前,这一系列暂定名为《第二章》(Chapter Two)。”尽管如此,她承认这是一个挑战。“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杂志不应该再死板了。有时候做一些不需要两百页纸就能完成的项目是有好处的。我们在财务和时间上的工作方式非常灵活。没有什么真正的界限。这是我们做过的最大的没有界限的项目,也是最昂贵的项目。”

没错,说道数字,在Grand看来,与YouTube合作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数字,它们在所有后端事务上都非常有帮助,比如点击率。去年的倒数日历视频系列总计有8900万次独特浏览次数。而在全新的系列推出后的第一周便有1160万个独立访问者,超过了2016年全年的总和,这一数字现在正在慢慢接近去年。

Grand承认在Instagram上总会有人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有人想知道Adriana Lima或Doutzen Kroes(永远都是她们)什么时候会光着身子出现。在去年纷纷扬扬各种争议中,Lima发表了一项声明,表示她不愿再在社交媒体上为性感视频拍照。这被竞争对手解释为是在对《Love》喊话,即使Lima同Grand合作多年,该声明也并不是针对《Love》,事实上,她确实出现在了本次#movingLOVE中,谈论美丽这一理念。

“我从来不想做一本没人看的杂志,”Grand说,她指出了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我现在已经推出了五本杂志,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不认为这会是推出另一本杂志就能解决问题。 除了平面,还有更多有趣的方式来发布内容,尽管我非常喜欢并尊重杂志,以及整个创办杂志的过程。”

Grand接受了挑战。 “教育年轻观众了解 Kembra、 April Ashley、 Andie McDowell显然是很困难的。但是人们总会找到办法来做。我想知道他们要说什么。Finn Buchanan 会怎么说? 他16岁,他认为自己是个男孩。Anita Bitton (和Greg Krelenstein一起参与了这个项目)在一所英格兰的学校里发现了他,他正在为《W》杂志拍摄一个跨性别故事。这是我和他一起做的第四个项目。”

我再次把话题回到了数据上,对于那些已经观赏过#movingLOVE的数百万人,他们对于Kembra Pfahler和April Ashley能够像对待Kendall Jenner和Gigi Hadid一样痴迷和狂热吗?这种可能性令人感到振奋,这个世界充满了真挚之心和灵魂……以及对他们所塑造的故事的迫切渴望,即便在时尚界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