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抵制稀有皮革使用,我们这么做真在帮助野生动物吗?

Exotic skins street style | Source: Collage by BoF with Getty Images
Daniel Natusch,Rosie Cooney,Tomas Waller和Grahame Webb认为,法国奢侈品公司停止生产蛇,鳄鱼,蜥蜴和其他爬行动物皮革产品的举动会伤害动物保护工作和动物所在生存环境。

的确,奢侈时尚品牌能够用一己之力拯救物种。 但Chanel近期宣布,品牌将不再使用爬行动物皮这一举动,却无法拯救物种。 在我们—世界上最大和最古老的保护组织的参与者来看,这个决定可能是出于善意,但却是错误的。 这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以及依赖野生动物生存的人们的生计产生将不利影响。

我们知道,Chanel的宣布是出于对动物福利和物料来源的可追踪性担忧,越来越多的反对他们使用动物的媒体活动强调了这一点。 我们坚决支持为确保所有行业的高标准动物福利所作的努力,并赞扬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的公司所作的努力。 但是停止使用这些动物皮革同时会引起了其他严重的问题。

在全球范围内,野生物种和生态环境的保护面临着紧迫和日益严重的威胁,一些野生种群由于偷猎而减少,它们的生存环境因农业而丧失。 对于爬行动物来说,奢侈品公司对于稀有皮革的使得反而使得人们能够在许多国家进行出色的保护计划。 这些计划受到新措施的威胁,特别是如果奢侈品牌作为先锋,会其他设立标杆。

就在上个月,CITES——联合国保护野生动植物贸易的主要机构在《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里提供了实实在在的例子。 它展示了世界各地的保护项目,在这些项目中野生物种得到可持续利用,支持土著和当地人民的生计,鼓励人们保护和养护物种及其生境。

令人痛心的是,我们甚至认为,这种杰出的保护例子,其中许多涉及可持续和妥善利用爬行动物皮革,可能会因为这一善意但误导性的决定而功亏一篑。

在保护政策方面人们普遍承认,尤其是在最近在伦敦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会议(London Illegal Wildlife Trade Conference)和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的阐述上,与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的土著和地方社区需要从中获得有意义的利益,以支持并积极参与。 管理良好和可持续的野生生物贸易已被证明是保护野生生物的有效激励措施,取消这些激励措施的后果是严重和令人不安的。

爬行动物皮革的使用有很多正面的例子,特别是从可持续利用中获益。 三十多年来,来自玻利维亚的蜥蜴皮贸易为塔卡纳人和其他南美洲土著部落提供了医疗保健和食物。 它帮助支持有效管理和保护祖先土地上的森林和野生动植物。

在澳大利亚,土著土著居民从他们土地上收取的湾鳄中获得收入,改善了人们的生活,激发了保护湿地的主动性,抗击能够占据冲积平原的敏感树木侵入性植物,以及摧毁沼泽地里的淡水龟种群的野生猪群等野生动物。而在印度尼西亚,15万人受益于网纹蟒的捕获和交易,科学证实这样的做法是可持续的。 收获自然资源的能力赋予人们重大的生计韧性,特别是在今日这样的经济动荡时期。

因为当地农场出口鳄皮,来自肯尼亚塔纳河的尼罗河鳄蛋为当地人提供收入。 墨西哥的莫雷特鳄被用于商业用途,仅在金塔纳罗奥州就保护了4686公顷的湿地,其中生活着其他100种受到威胁的物种。 积极保护和生计的案例清单太长,无法在此详述。

显然,许多千禧一代喜欢购买”来源合乎道德”的产品,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野生动物的经济利用远比家养动物生产更具生态可持续性(即合乎道德)。 牛皮来源于牛,现在生长在单一种植的草,这曾经是天然森林。 湿地被抽干用于农业。 大量的化肥和除草剂是牛生产的组成部分,但代价是破坏野生植物和动物。 土地侵蚀和碳排放都与农业有关。

然而,野生爬行动物是一种天然的可再生资源,它们需要原始的栖息地才能生存。 它们的价值越高,就越有动机去保护而不是破坏其生存环境。 与家畜不同,爬行动物的生态足迹是零。 这些动物注定要在那里。 要知道,因为它们的可持续利用使得它们能够一直在那里生存繁衍。

Chanel等品牌通过购买动物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了环保行动。 现在,他们开始抵制使用物种,也成为了抵制它们的生存环境,推进环保议程。 我们并非声明一直以来皮料来源从未有任何问题,毫无疑问,这在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但相对于时装业带来的环境保护和生计收益而言,这些问题微不足道。 没有哪个行业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 但是在今天,奢侈品牌没有努力做出改进,而是决定采取懒惰的做法。 我们不应该让完美成为一件坏事,因为有的时候就因为这样的不完美,可能会我们人类和地球带来更大的灾难。

令人遗憾的是,那些因为禁止使用任何动物而得益的人们正在美化这些问题,并促成了今日的现状。 要是这些人能够明白他们今天的壮举为他们关心的动物带来更加大的危害,那将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

面对野生动物日益增长的环境压力,以及时装公司因道德愤怒激起而面临的日益增长的社会压力。冷静下来分析,了解全情和基于证据的决策方法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强烈。 没有其他办法真正确保我们地球上的资源使用变得越来越可持续。

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环保组织的领导者,我们敦促其他时装公司更好地告诉自己,它们所在行业创造的更广泛的利益,以及做出草率决定破坏它们的后果。 我们支持时装业,支持它对野生物种的可持续利用以及它们所带来的好处。 我们希望其他人也这样做。 最终,许多物种的命运——包括我们自己,都取决于此。

本文作者:

Rosie Cooney博士是 IUCN物种存续委员会可持续利用和生计专家组的主席。

Tomas Waller先生是IUCN 物种存续委员会蟒蛇类专家组主席。

Grahame Webb教授是IUCN 物种存续委员会鳄鱼类专家组主席。

Daniel Natusch博士为以上所有专家组成员。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