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F美容周报 | “原液桶”生意虽火,法规与市场监管或成暗礁

本周还有,美容巨头在CES国际电子消费展“秀肌肉”,故宫淘宝宣布彩妆全线停产。

《BoF美容周报》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推出的新栏目,旨在为时尚与美妆专业人士、BoF社群成员总结每周最重要的10条行业新闻。

中国上海——随着消费者越来越追求护肤效果立竿见影,上到国际高端品牌、中低端亲民“原液桶”品牌、制造商自有品牌,下到微商面膜,营销宣传越来越常见到对明星单一成分的推崇,“成分党”博主依旧对剖析产品成分、解读标签、产品搭配使用津津乐道。这确实是化妆品产业的主流商业机遇之一,只是“原液桶”生意背后也开始出现了来自法规的暗礁,比如本周国家药监局就重申了市售产品宣传的热门术语“寡肽”和“EGF”背后成分的区别,明确添加并宣传后者属违法。除了原料成分,本周开幕的国际电子消费展(CES)来了更多美容个护巨头秀肌肉,将更多护肤“黑科技”推向消费者家中,实在也是一个好商机。

以下是BoF为你精选的一周内美容产业新闻。

People 人物

Kendall Jenner和抗痘护肤品牌签了新代言合同,但她妈妈的前期宣传有点过头

Kendall Jenner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2019年金球奖颁奖典礼前夕,卡戴珊一家背后的母亲Kris Jenner在社交媒体发布其网红模特女儿Kendall Jenner出镜的短视频,Kendall在视频中回顾了出道后的心路历程,表示“我也经历过那些。但我现在也很正常啊,我能理解你们。我觉得,我能体会你们的感受。”Kris还在评论中提到Kendall将分享“最不加掩饰的(raw)的私人故事,成为很多人的榜样。”这即刻在网络引起了有关其性取向和焦虑症等揣测。但随后这则“故事”被证明是Kendall宣布出任抗痘品牌Proactiv的广告代言人。对此买账的网友不多,毕竟宣布自己拿下了一份高额合同,能有多“勇敢”呢?(消息来源:华盛顿邮报

Laurie Ann Goldman出任新雅芳(New Avon LLC)CEO

图片来源:Avon

新雅芳(New Avon LLC)的新任首席执行官Laurie Ann Goldman本周二履新,她的任务将是盘活雅芳帝国、提振销量、帮助推动女性员工进步。这位曾效力可口可乐、帮助美国“国民塑身衣”品牌Spanx获得巨大成功的企业高管,去年8月加入了新雅芳董事会。而2016年担任该公司CEO的Scott White,将以战略顾问身份留在新雅芳多数股权所有者,即私募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2016年,美国化妆品直销巨头雅芳(Avon Products Inc.)接受了来自该私募基金6.05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新雅芳80.1%股权),剥离其起家的北美业务Avon North America,成立了现在的新雅芳。(消息来源:Cosmetics Design USA

Brand 品牌

Gucci推出第二款新香氛系列,也玩起了“香味叠加”

The Alchemist’s Garden香水 | 图片来源:品牌官网

开云旗下的奢侈时装品牌Gucci本周推出新香氛系列The Alchemist’s Garden,该系列与调香师Alberto Morrillas合作创造,掌镜广告拍摄的依旧是常与该品牌合作的南加州摄影师Colin Dodgson。这是“Alessandro Michele时代”的Gucci第二次推出香氛系列,此前在2017年推出的是Bloom系列。该系列产品包装采用了类似复古风格的药瓶形状,共包括7款香水、3款淡香水(Acque Profumate)和4款香氛精油,产品包装分别采用了14个具有浓烈Gucci品牌风格的小动物形象。该系列同时也推动了香氛界目前兴起的“叠加”趋势,可供使用者叠加出更具个性化的香型,可能组合共计48种。(消息来源:Vogue UK

欧莱雅集团旗下理肤泉的皮肤监测仪,获得了CES 2019创新大奖

L’Oréal 总部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在本周举行的2019年美国国际电子消费展(CES),欧莱雅推出了用于追踪皮肤pH值(皮肤酸碱度)的可佩戴式护肤产品原型。产品包括一片包含两个小圆点、约拇指大小的薄片,用于检测与汗液有关的各项生物指标,以及My Skin Track pH手机应用程式。目前尚不得知该产品是否可循环使用,欧莱雅表示原型在下一个阶段就可确定。My Skin Track pH今年晚些时候将在指定皮肤科诊所推出,并最终计划进入消费品市场。定价目前尚未公布。美妆巨头在消费品科技的角斗还将继续,在今年CES就很明显:除了欧莱雅,宝洁(P&G)首度参加并带来了包括Opté精准皮肤护理系统等7种科技产品,强生旗下的露得清(Neutrogena)也发布首款微型3D打印面膜Mask iD。(消息来源:The Verge

Business 商业

小红书推出品牌合作人平台,规范内容营销商业化

小红书 | 图片来源:对方官网

近日中国热门的社交电商小红书正式上线品牌合作人平台,为“品牌方”、“内容合作机构(MCN)”、“博主”三方提供在线入口以及商业服务,品牌方将由该平台跳至小红书官方网站的广告营销平台进行管理,MCN可查看需要入驻信息,品牌合作人可在申请通过后查看商业内容各项数据。小红书在2018年夏季首先在iOs app上线“品牌合作人”和“品牌账号”功能,面向粉丝数超过1000且通过认证的博主,以及希望通过该平台进行商业推广的品牌,二者合作发布的商业推广笔记即品牌合作笔记,需要标注利益相关。如今上线的合作人平台则完整了小红书一直以来亟待解决的意见领袖内容营销平台的服务,规范化和拓宽了B2B的营销服务业务。(消息来源:亿邦动力网

传淡马锡拟沽对屈臣氏所持的近1/5股份

屈臣氏实体店 |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据消息人士,新加坡主权投资机构淡马锡(Temasek Holdings)日前正洽谈出售其持有的美容与健康连锁品牌商屈臣氏(A.S. Watson)全部所持24.9%股份中的一小部分。屈臣氏系香港商业帝国集团长江和记实业(CK Hutchison Holdings Ltd)子公司,据彭博社报道引用该集团2018年中期报告,屈臣氏收入占长江和记实业2245亿港元收入的37%,为所有部门中最多。2014年,淡马锡入资屈臣氏约57亿美元,以期拓宽其对亚洲零售市场的收益。另据一位了解此进程的消息人士,淡马锡此举旨在出售屈臣氏少部分股权以调整所持资产,目前正与顾问进行合作。淡马锡与长江和记实业代表并未对该消息置评。(消息来源:Reuters

Industry 产业

药监局指出含有或宣传含有“人寡肽-1”成分(EGF)产品违法,寡肽精华要凉了吗?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1月10日,承担化妆品卫生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化妆品监督管理常见问题解答(一)》,针对“药妆品”的法律概念、“寡肽-1”以及表皮生长因子(EGF,即“人寡肽-1”)二者区别、稳定剂等添加成分标注等相关问题作出回应。此次回复似乎特别指出两个容易混淆的“寡肽”概念,并作出明确结论:“在配方中添加或者产品宣称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属于违法产品。”随着单一成分的“原液桶”品牌持续受到消费者喜爱,市售不少产品以“寡肽”或EGF作为产品名称和主打卖点,亦有部分厂商刻意回避人寡肽-1不可作为原料使用而在成分表报备时改为“寡肽-1”等现象。(消息来源: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雅芳将广州工厂卖给了韩妆品牌The Face Shop

图片来源:品牌官网

雅芳(Avon Products)已与消费品和美容公司韩国LG生活健康旗下化妆品牌菲诗小铺(The Face Shop)达成协议,后者将收购雅芳位于中国广州的美容个护产品制造业务的全部股份,雅芳通过出售这部分业务获得净收入4400万美元。雅芳已同意订立生产与供应协议,该广州制造工厂将为中国及其它市场继续制造产品,并将加大其制造产能。1990年,该美国直销品牌首次进入中国,建造了如今要转售的这家中外合资实体。这是雅芳Open Up AVON战略的最新动向,而前不久在2018年12月还宣布将在俄罗斯推出首个“韩妆概念”(K-Beauty)化妆品系列。(消息来源:Avon/PRWire

Retail 零售

自然堂首家新零售概念店成都开幕,也是玩的“黑科技”

自然堂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中国迦蓝集团旗舰品牌自然堂在成都揭幕首家“新零售概念店”,自然堂的首家单品牌店此前在2017年9月落地南京。该门店以“品牌源头”作为店铺设计概念核心,品类上实现了男女士护肤、彩妆、面膜、个体护理的全品类覆盖,总计近300个SKU,是该品牌“第一代”单品牌店近两倍;同时这家门店配备1名店长、2名护肤BA、1名美容师、1名彩妆师提供服务。智能“云货架”提供扫码简介、肌肤检测、一键下单送货到家等功能。自然堂的首家单品牌店2017年9月落地南京,后在成都、苏州开幕,昆明、济宁的新门店本月亦将节目。今年在全国二线及以上城市的购物中心拓展的同时,下半年还将推出“3.0版本”单品牌店。(消息来源:嘉人网

面世未满月,故宫淘宝彩妆全线停产

故宫淘宝化妆品系列 | 图片来源:故宫淘宝

1月6日,微博认证为“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官方微博”、淘宝店运营主体为北京尚潮创意纪念品开发公司的@故宫淘宝,下架其淘宝店铺彩妆产品并发布声明,称其自2018年12月至今发布所有彩妆系列全线停产,暂未发货的预售产品还将正常发货,春节过后的春季期间若有余货还将再次上架或发布新款。@故宫淘宝官方账号在微博与网友互动时解释,此举是因为现有产品尚未达到满意程度,根据网友测评反馈存在“膏体不流畅”、“珠光颗粒不够细”、“飞粉”、配色“挑人”等具体问题。未来或将发布与此前不一样的新产品,也将会“不断完善,直至把最好的推送给大家”。(消息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