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形成完整意识形态成为抢占亚洲时尚可持续中心的契机

Illustration by BoF
凭借开创性的技术和宝贵的制造技术,两个亚洲城市都声称自己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时尚中心。

中国香港——对于大多数香港本地人来说,居住在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意味着鞋盒大小的公寓和天价的房租,但Christina Dean看到了一线希望。

“这个城市很小,但是挤满了有影响力的人,”这位非政府组织Redress的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说道,该组织致力于减少时装业的纺织品浪费。就在上周,公司颁发了其第九届设计奖,这是一个由当地官方、联邦快递(UPS)和中国领先的时尚集团江南布衣JNBY等赞助的全球最大的可持续发展时装竞赛,今年的获奖者将与赞助方一起设计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零售系列。

“纺织品和原材料行业的利益相关者、投资者、非政府组织、碳排放、供应链、物流、航运、出口、立法委员会等领域的专家… … 整个行业都抱着一块石头不放,这是理想的合作方式。”但Dean表示,这只是香港已准备好成为亚洲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时尚中心的原因之一。

服装品牌的工厂和加工车间可能散布在亚洲其它地区,但许多公司的总部都设在香港——一个自由港和全球第三大物流中心——以避开进口货物的关税和低廉的物流成本。

“上世纪50年代,香港是亚洲最大的服装出口城市之一。(如今)情况并非如此,但我们保留了大量的制造专业知识和技术诀窍。”Dean对BoF说道,“当地企业在全球300个地点拥有工厂,距离全球50%的人口所在地只有5小时的飞行距离,这是一个巨大的竞争优势。”

这座城市并不缺少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尚企业。比如高端道德基础产品制造商Grana,该公司采用Everlane式的透明度和定价方式;而作为Ralph Lauren、Hugo Boss和Tommy Hilfiger的第三方,全球最大的衬衫制造商溢达集团(Esquel),目前正在中国、马来西亚、毛里求斯、斯里兰卡和越南的工厂进行天然染料再工业化和自动化生产。

然而,毗邻香港的台湾地区,在功能性面料制造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可能会挑战香港作为亚洲生态时尚之都的地位。

作为创新纺织的一个被忽视的热点,加工巨头星泰(Singtex)和Tex-Ray开发了由咖啡渣、咖啡豆和竹纤维制成的耐用且环保的织物,而独立品牌Weavism则将鱼鳞中的胶原蛋白肽与人造丝纤维结合起来,为适应当地潮湿的气候而开发功能性的防紫外线、防臭产品。

根据地方纺织研究所(TTRI)的数据,全球品牌如Under Armour使用的约50% 的运动服面料,以及从North Face到Columbia等户外品牌使用的近80%的面料都在该地区生产。因此,小小的改变就可能在全球掀起巨大的波澜。“这里有很多企业是功能性织物方面的专家,我们拥有自动化和制造技术,可以在工业规模上推动可持续发展,”Weavism创始人Tony Chen表示道。

香港拥有如Redress、Grana和溢达等绿色机构、企业,在这里也拥有自己的绿色组织和品牌。行业组织Fashion Revolution、设计机构Renato Lab和Nbt Studio、绿色美容和生活方式品牌Greenvines,以及独立设计师如Howma Xuxuwear、Project by h和Voome都拥有忠实的追随者。

对于这两地来说,过去几个月充满了科学突破。今年10月,纺织品供应商远东新世纪公司推出了一种能够溶解聚酯和过滤聚合物的化学回收方案。同月,香港纺织及成衣研究所(HKRITA)与H&H基金会合作,共同研发了一种回收纺织品而不会造成质量损失的化学工艺——这是一项开创性的突破,预计将扩大规模,应用于全球时装业。纺织公司诺维泰克斯(Novetex)在香港的新循环再造纺纱厂已经利用了该项技术技术。

随着大中华地区的垃圾越积越多,科技突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称,香港人每天丢弃340吨纺织废料,而《台湾新闻》(Taiwan News)估计,在台湾地区,每分钟有438件衣服被丢弃。尽管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解决污染、燃煤排放和鼓励更环保的投资,但纺织废料并不是其首要任务。根据战略咨询公司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的数据,中国生产的纺织品中有45%被浪费。

随着中国将在2019年成为世界最大的时装市场,环保倡议至关重要,并可能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 “当我们说了什么,亚洲其它地区就会聆听,”Dean强调:“日本和韩国超级酷,但我说的不是街头服装潮流。 我说的是这个领域的领导力和变革的本质。”

虽然潜力是存在的,但挑战也是存在的。尽管技术专长和工业能力提升台湾地区成为可持续发展中心的潜力,但Tony Chen认为,工业化方式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许多工厂认为,回收塑料瓶和网来生产涤纶纯粹是一项好生意,因此回收过程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他说道:“说到底,我们仍在向全世界生产大量塑料,最终得到的是这种产品。”

虽然亚洲地区也有一些颠覆性企业,但与主流商业模式相比,该领域的初创企业相形见绌。“我们谈论的是租赁平台和循环经济,但从整体来看,它们微不足道,”现代传播编辑总监、可持续发展创意机构Yehyehyeh的创始人叶晓薇(Shawy Yeh)表示,很少有人在改变旧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依赖于快速的周转和大规模生产。

正如全球的情况一样,需要大力教育该区域广大人民,使他们了解可持续性的日常行为。Dean表示:“许多亚洲消费者对消费及其对地球的影响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因为他们看到了消费,吃到了消费,吸到了消费,喝到了消费。但在这种意识和行动之间存在差距……对它的教育理解还不到位。”

从好的方面看,两岸三地的科技基础设施可以大大释放该地区的生态潜力。“我们沉迷于手机,所有时间都花在微信上,但人们也可以使用这款应用进行捐款,” 叶晓薇说道:“在提出后勤问题的解决方案方面,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潜在人才群体。”

只要人才、技术和企业处于合适的位置,包括消费者在内的利益相关者就需要推动对话向前发展。“现在说某个地区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时尚中心还为时过早。”上海时装周副秘书长吕晓蕾对BoF说:“但是,由于拥有众多的纺织品制造商和广阔的消费市场,如果可持续时装被生态系统所接受,该地区将为对话做出很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