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F特别呈现 | 漩涡中心,天然皮草业的新动向

“我不能说我们百分百天然,我们的目标是更加天然。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推进FURMARK——我们想尽力追求高品质,高时尚性,做最具可持续性的环保负责的产品,并在我们能做到的领域做到最好。” 国际毛皮协会首席执行官Mark Oaten和我们分享他将如何带动皮草行业的未来之路。

中国上海——时尚产业对毛皮材料使用的讨论近年来甚嚣尘上,以天然皮草首当其冲—— Gucci、Giorgio Arnami、Versace等品牌近年来陆续宣布停止使用天然皮草; 以人造皮草时尚起家的品牌Shrimps、Unreal Fur等做得风生水起;动物保护组织在皮草议题上以激进态度对抗……天然皮草行业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舆论漩涡中心。

当下的舆论环境中,公众对于天然皮草行业的属性及运作并不了解,便先入为主地获取了刻板印象。事实上,毛皮作为人类的第一件衣装,同人类文明一样跨越历史长河存在。脱离美学及功用性,高质量的皮草装饰也是社会身份的象征之一。作为全球性产业,天然皮草业还有着极为稳定的国际产业链条,从养殖户/猎户、拍卖行、经纪人/买家、硝染商、制造商、设计中心、零售商到消费者顺流而下,从中衍生出百万个工作机会。其中,单毛皮零售业便有超过300亿美元的价值。

然而伴随着人造皮草的发明和盛行,天然皮草使用动物材料的“原罪”被推至台前。对此,国际毛皮协会(IFF) 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首席执行官Mark Oaten表示:“人造毛皮被蓄意推广为天然毛皮的可持续替代品。但事实是,人造皮草正造成高度环境污染。如果动物所生存的生态系统被破坏,那么与保护动物有关的理论是冲突的,也就变得毫无意义。”

IFF成立于1949年,是唯一代表国际毛皮行业并规范其行为和贸易的组织,有着来自世界各地50个国家和地区、覆盖整个产业链条的会员。该协会曾委托第三方,比利时根特的有机废物系统实验室的专家,对天然毛皮和人造毛皮在模拟封闭垃圾填埋的条件下如何降解进行正式的实验室实验。

测试期间,天然毛皮能够快速以微生物消耗内部碳元素的方式被生物降解,30天内开始局部分解;人造皮毛没有显示出生物降解性,也没有任何分解迹象——人造毛皮由合成纤维制造,这些材料最终会分解形成微纤维,正是塑料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同时,作为石油化工产品的人造皮草,在生产过程中也会带来大量的环境损害,释放化学残留物质。Oaten解释道:“如果你把人工皮草和天然皮草放在一起比对,它们都一定会有化学材料添加,这不可避免。天然皮草的染整污染和本身已经是化纤材料制作而成的人造皮草的染整污染,一定是后者的碳排放量更大。时尚品牌应该考虑使用天然原料停止使用人造皮草——如果它们真的关心环境和可持续性。”

对于品牌以可持续时尚为名对皮草说不,Oaten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品牌方向我透露,并非顾客要求它们做到零皮草,也不是设计师的选择,而是高层管理人员对门店或走秀台上发生的游行和抗议感到紧张。” 他补充道,“但那些游行抗议的人群永远不会买Gucci或者是Versace的大衣,他们不是品牌的顾客。动物保护激进人群的进程并不止于禁皮草——他们正在施压,也会对接下来的时装品牌继续施压——这样下去,会发展到羊毛、羊绒,羽绒,蚕丝等所有动物制品了。PETA认为这些都是残酷的,它们正在推动禁止更多的自然材料,直到任何动物产品都不再被使用。”

皮草原材料养殖工厂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除此之外,另一宗引发大规模争议的,便是天然皮草行业的“活剥”丑闻。网络上流传的虐待动物影像令许多消费者在道德伦理层面无法接受,人们对皮草的道德恐惧占了上风,这也成为品牌方止步皮草材料的一大原因。

天然皮草行业对这一传闻同样表示拒绝:对养殖农场来说,确保商品价值的最大化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保障动物的生理和精神健康,选择最为快捷高效的终止生命及取皮方式,最终获得无损害、高质量的毛皮才合乎逻辑,符合商业考量。对此IFF也做了很多调查并和政府合作监管。

为了澄清,IFF与中国政府共同完成了一项针对活剥视频的调查,由政府签发证明:影片中的人物从瑞士的一家公司收取酬劳作假,以此制造恐慌。“我们掌握了他们承认事实的影像证据,会在日后公布。我希望观众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是谁在付钱说谎。” Oaten表示。

同时,Oaten发出呼吁:“活剥行为令人作呕,我们不会容忍。任何人只要能给出当下活剥行为存在的确凿证据——而不是谣言和传闻——我承诺涉事的工作人员一定会被追查,并会交由国家政府处理。”

为了能向消费者、品牌和社会提供更有效、广泛的保证,FURMARK项目应运而生。作为一个全面认证和可追溯性的项目,FURMARK对可持续性、动物福利、毛皮硝染等行业内所有利益相关的环节进行了更加严格、透明化的规范。

动物福利方面,加入FURMARK的农场一年将接受三次审察,由独立的第三方公司提供专家及巡查员,全权负责。“这非常重要,监察机构必须是独立第三方——目前在中国还不能实现——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是否愿意接受海外的第三方监察机构介入。不过中国有一项正在发展中的计划Good For Fur。” Oaten解释说,“2020年,来自欧洲和北美的毛皮会加入FURMARK,俄罗斯的紫貂皮,斯瓦卡拉羔皮等都会加入。我们会多给出几年时间让中国也加入FURMARK。”

同时,FURMARK也会推动可追溯性软件服务的合作,将经过认证的毛皮与其他毛皮区分开,借以巩固消费者和合作伙伴对产品的福利标准和可持续性的信心。可追溯技术目前还在试验阶段,将在2020年投入使用。“2020年,一些公司,例如开云、路易威登集团,它们将会只和FURMARK合作。我们的目标是去填补领域空白——打造一项国际通用标准来覆盖不同的毛皮种类。” Oaten说。

野生猎户的皮草和所有农场皮草都将加入FURMARK计划,以便清楚地追踪毛皮来源。Oaten表示:“一件皮草大衣可能会由多块毛皮组成,凭借追踪技术,我们可以获知原材料一路的跟踪情况。我们正在提升这项技术,今后,不论你在英国的哈罗德,或者是北京的百货商店购入一件皮草,你都能明确知道它来自哪里。”

同时,FURMARK在硝染也有一套基准:使用经过认证许可的化学品(比如欧洲,所有化学产品必须满足欧洲议会REACH条例的规定),在经过认证许可的化工厂加工,同时接受环保监管,满足上述三点,才能够加入FURMARK。IFF表示,天然皮草业希望可以在未来五年内引入更多的天然染整材料。

“我不能说我们百分百天然,我们的目标是更加天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推进FURMARK——我们想尽力追求高品质,高时尚性,做最具可持续性的环保负责的产品,并在我们能做到的领域做到最好。” Oaten阐述了启动FURMARK项目的最终构想。

天然皮草业面临凛冬,中国的皮草市场仍保持缓慢增速。“年轻的千禧一代开始购买不同颜色款式的皮草,他们用皮草搭配牛仔裤和球鞋,作为日常穿搭的一种,而不是视皮草为特定场合的奢侈品装饰;部分年长一些的顾客群体,仍把皮草看作奢侈品,参加活动时穿着;第三部分顾客买入皮草不为时尚,是为了基本的保暖。彩色化的千禧一代消费群在其中增长最快。” Oaten分析了现有的顾客组成。

为巩固和扩增年轻消费群体的市场份额,IFF开展了FUR NOW企划,通过与社交媒体的合作,呈现皮草行业更年轻化、色彩化的形象,靶向定位千禧一代;同时,他们还创办了由意大利版《Vogue》杂志赞助的IFF REMIX全球皮草设计大赛,作为时尚创意支援性项目覆盖全球,良性推动时尚业的年轻设计师发展。

2018 ASIA REMIX大赛-亚洲皮草设计大赛第五届决赛14名决赛选手作品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与此同时,人们施与天然皮草业的道德偏见不减:时装编辑在秀场需要藏起天然甚至人造的皮草衣物,躲避相关抗议人员的辱骂和威胁;喜爱皮草质感的顾客,穿着时却不得不面对人群中的偶发指责;媒体只能选择人造皮草完成创意造型;名人会刻意强调穿着“环保皮草”以规避争议,而并不了解人造皮草的环境不友善度。对此,IFF希望在2019年,通过推动FURMARK的完善以及其他可持续性发展举措赢回局面。也将以更强势的宣传回应。同时,它们希望媒体及大众尊重消费者自由选择的权利,减少施与偏见,全面看待天然原料,创造真正的可持续时尚。

IFF相信在自由贸易中,消费者选择的自由性:“人们需要了解天然皮草和人造皮草的事实。当品牌们开始放弃天然皮草的时候,我们要站出来,更激进一些。毕竟,仍有无数人在这个产业工作以维持生计。人们需要听到更多的事实,以做出他们的自由选择。”

对于一个价值数百亿,关系到百万人们的生存福祉,面向世界范围的消费需求的历史性行业,用粗暴地对抗和禁止应对或许并不明智。在动物制品领域,贸易可以被立法禁止,人类的欲望却不能——敌对会催生更多的暴力及监管范围外的黑市交易。

如同负责任的羽绒标准(RDS)创造的先例:几年内,RDS保障了羽绒制品的可追踪性,提高了动物的生存福利,为羽绒行业带来更高的标准和更人道的追求,也给消费者更透明的选择空间。或许,引入更为良性、透明、符合人道主义考量和当代价值取向的发展规范,才是动物制品行业所能抵达的最近的未来。天然皮草业能否在近未来力挽狂澜,将有待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