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本周回顾 | “条条大路通巴黎”

图片来源:Alecio Ferrari
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让时尚界人士开展真正的交流,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混乱,还可以避免时装周仅存的价值被稀释,从商业角度上讲也是有益的。

从 2 月 6 日周三在纽约拉开帷幕,到 3 月 5 日周二在巴黎划上句号,今年的各大女装周活动足足持续了一个月之久,而且给人的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漫长。原因或许在于,时装周对大部分时尚界人士来说早已今非昔比。编辑和设计师可以在网上浏览时装图片,而买手可以前往虚拟陈列室下订单。

但有一个地方是 Instagram 无法取代的:巴黎。这座城市是世界上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时尚之都,时尚行业似乎在这里得到了巩固。

在如今的时尚界,巴黎仍占据一席之地。品牌组合已成为理想的商业模式。明星设计师正在努力经营名气最大的品牌,新兴设计师正在为成名而奋斗,过气品牌则在努力提高品牌相关性。不管是老牌设计师还是年轻设计师,不管是传统大牌还是新兴品牌,它们无一不在成长、变革。

他们全都聚集到了巴黎,即使他们压根没必要这么做。在巴黎,时尚行业无处不在:在晚宴上、在派对中、在时尚界人士的交流中。

尽管去巴黎的理由大部分是虚的,但其中不乏十分实际的理由。要成为全球大牌,你似乎必须在巴黎销售产品。

买手可以在网上下订单,很多人也是这么做的。但大部分零售商每个季度都会光顾巴黎。它们仍然希望可以近距离观察时装。许多年轻设计师力图证明自己作品的价值,对他们来说,与来自亚洲等高增长市场的买手进行面对面交流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和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会在巴黎举办活动,向外界展示各个国家最有前途的年轻设计师的风采。

名声在外的设计师也愿意在巴黎付出额外努力,即使身处大洋彼岸,他们也会在这座城市设立永久陈列室。

“很明显,我们在巴黎需要自己的空间,用于展示我们的时装系列,这从商业角度上讲也是十分必要的,”纽约设计师 Gabriela Hearst 说,她一年前在巴黎开设了一个永久陈列室。“巴黎为我们提供了大部分客户。”

在过去几年里,许多美国设计师把时装秀从纽约搬到了巴黎,包括 Joseph Altuzarra 和 Thom Browne 。包括 Proenza Schouler 和 Rodarte 在内的一些品牌也撤离了纽约。但即便是选择留下的设计师和品牌,他们在巴黎也增加了面向 VIP 客户的展示活动或晚宴的场次。因为他们知道,在其他地方可没那么多机会接触到 VIP 客户。

例如,纽约设计师 Bibhu Mohapatra 仍和 Hearst 一样在纽约办秀,但已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市场,还聘用了常驻巴黎的 Christine Pancrate 负责全球销售管理,包括美国市场的销售管理。“我们发现,更喜欢在巴黎看秀的零售合作伙伴越来越多,”他说。“不仅如此,我们的许多高净值客户也更喜欢在巴黎看秀。”

时尚界的活力和权力的确在向巴黎集中。得益于时尚行业对巴黎时装周的巨大热情,这座城市的多品牌陈列室收获了意外之喜:销售额和客流量双双上涨。

国际多品牌陈列室 Tomorrow 商务总监 Elena Troulakis 表示,Tomorrow 在巴黎的客流量和预约量比去年同期增长 30 %,预计销售额将以相近的比率增长。前不久,Tomorrow 还在巴黎开设了第二个陈列室,这是一家名为 Tomorrow Le Palais 的概念店,店内入驻多家新兴品牌,包括 Colville、Ambush、Coperni 和 Pyer Moss 。

“现如今,巴黎在品牌成功之路上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我们希望打造一个能让品牌得到充分展示的平台,为市场提供更丰富的体验,助力品牌进一步成长,” Tomorrow 首席执行官 Stefano Martinetto 说。

Maria Lemos 是多品牌陈列室 Rainbowwave 的经营者,这家陈列室已入驻多座城市,合作品牌包括 Koche 和 Extreme Cashmere 。她表示,Rainbowwave 在巴黎业务量最大,有些美国陈列室的订单甚至来自巴黎,而非本土的纽约秀场。(在来到巴黎之前,零售商的买手们会努力控制开支,他们不希望在纽约花掉太多预算。)

“从买手的角度来讲,巴黎无疑是最重要的城市,” Lemos 说。她还表示,除了时装秀之外,Tranoi 和 Premiere Classe 等贸易展也会吸引零售商。

随着 2019 秋冬季落下帷幕,设计师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步行动,他们正在琢磨如何从 6 月底 7 月初的巴黎男装秀和高定秀中脱颖而出。届时这座城市将再度成为时尚界的焦点。

对于生意人而言,设计师和品牌向巴黎集中是个好消息。时尚界也有必要认可并鼓励这一做法。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让时尚界人士开展真正的交流,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混乱,还可以避免时装周仅存的价值被稀释,这是一个十分实用但不太容易实现的想法。最理想的情况是,巴黎时装周成为全球时装周,时尚界人士每年来这里两次,不仅是为了交流,而且是出于商业目的。

目前,许多设计师仍会在其他城市举办时装秀。但他们应该认真琢磨下这么做的收益,同时应考虑将用在其他城市的一部分资金用在每个人都想去的城市。

在时尚界,如今真可谓是“条条大路通巴黎”。

本周新闻回顾

时尚、商业及经济

Calvin Klein 2018 205W39NYC秋冬系列广告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Calvin Klein 关闭成衣业务。PVH 集团旗下品牌 Calvin Klein 将结束奢侈时装业务运营,关闭米兰办公室并裁撤纽约员工。205W39NYC 成衣业务总裁 Michelle Kessler-Sanders 将在今年 6 月离职,约 100 名员工将受到影响,占 PVH 集团全球员工总数的 1 %。首席创意官 Raf Simons 于 2018 年底离职后,这番变动的到来并不意外。

Diesel USA 申请破产。高端丹宁服及配饰品牌 Diesel 的五袋牛仔裤曾在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1 世纪 00 年代初主导流行文化。这家意大利品牌的美国分部 Diesel USA 日前已申请破产,并归咎于销量锐减、周转不畅、租金昂贵和不愿妥协的房东。但 Diesel USA 并不打算关门,它们计划通过开设新门店,降低旧门店的运营成本,在美国市场重启品牌。

Abercrombie 销售破预期,前景乐观。可比销售额已连续六个季度增长,净销售额预计将增长 2-4 %。公司旗下青少年品牌 Hollister 持续吸引消费者,销售额大增 6 %,是分析师预测的两倍多。公司仍在努力重振同名品牌 Abercrombie ,后者可比销售额下降 2 %。

激进投资者敦促 L Brands 分拆维密业务。作为股东之一的 Barington Capital 敦促 L Brands 分拆旗下两大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和 Bath & Body Works ,以便走出困境。Barington 要求在保留顾问团队的同时,分拆业绩不佳的维密品牌,或让财务表现强劲的 Bath & Body Works 上市。L Brands 股价在 Barington 声明发布后上涨 3 %。

Hugo Boss 预计在亚洲和线上市场实现强劲增长。德国奢侈品牌 Hugo Boss 预计 2019 年营业利润增长将快于销售额增长,亚洲和线上市场也将迎来强劲增长。在几年前试图进军高档市场失败后,以男士正装闻名的 Hugo Boss 推出了更多休闲系列和运动服系列,以吸引更年轻的消费群体,同时投入巨资打造线上业务。Hugo Boss 销售额在 2018 年首次突破一亿欧元。

Rent the Runway 开启家居装饰合作。纽约租赁网站 Rent the Runway 将与家居品牌 West Elm 合作,允许订阅用户租赁家居饰品。而在过去,该网站只出租高档时装和配饰。顾客将可以租用 West Elm 从今夏开始生产的软家居用品,包括被子、毛毯、枕套和抱枕。上述商品提供 26 个捆绑租赁包,每个租赁包的零售价值在 150-450 美元之间。

美容

Glossier Play彩妆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Glossier Play 为 Glossier 掀开品牌发展新篇章。周一,Glossier 宣布正式推出全新彩妆系列 Glossier Play ,包括闪片眼影胶、唇釉和彩色眼线笔。而不久之前,全世界都在谣传 Glossier 即将推出新系列,互联网上也是一片猜测之声。作为 Instagram 上最受欢迎的美妆品牌,Glossier 与零售合作伙伴互相独立,因此无需与苛刻的第三方零售商协调存货和营销活动,或为成千上万家合作门店提供销售话术方面的指导。五年前,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Emily Weiss 创立了 Glossier 独有的商业模式,Glossier Play 的问世已成为这一模式的高光时刻。

Zalando 美妆业务进入五个新市场。欧洲最大的纯电商时装零售商 Zalando 将在五个新市场销售美妆产品,先是瑞典和丹麦,然后是法国、比利时和意大利,还将引入更多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旗下品牌。Zalando 一年前开始在德国销售女士美妆产品,同时鼓励顾客在购买裙子时再买一支口红,以此应对平均订货量下滑,提高盈利水平。

Ulta 携旗下品牌 Fur 继续开拓私处护理市场。随着美妆与健康之间的界限愈发模糊,Ulta Beauty 正在积极为顾客提供更丰富的美妆和健康产品。旗下最新成立的私处护理油品牌 Fur 将在今年 5 月进入大众市场,为消费者提供独一无二的产品(该品牌也销售内生毛发精华液)。这是 Ulta Beauty 开拓私处护理市场计划的一部分。

人物

凯莉·詹娜在美国休斯敦Ulta Beauty门店与粉丝合影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1 岁的凯莉·詹娜成为福布斯“白手起家”亿万富翁榜最年轻成员。2018 年 11 月中旬,凯莉·詹娜(Kylie Jenner)现身一家购物中心,这在当时具有里程碑意义,因为在过去三年间,詹娜的个人品牌 Kylie Cosmetics 只在线上有售,偶尔也会出现在快闪店。在与美妆零售商 Ulta 签订独家经销协议后,Kylie Cosmetics 开始为 Ulta 的 1000 多家门店提供售价 29 美元的口红套装。六周后,Ulta 总计卖出约 5450 万美元的 Kylie Cosmetics 产品。Kylie Cosmetics 目前估值至少 9 亿美元,而詹娜是其唯一所有者。

Ted Baker 首席执行官因不当行为辞职。Ray Kelvin 在接受调查期间辞职,他受到的指控包括在工作场所强行拥抱员工。2018 年 12 月,在公司董事会聘用 Herbert Smith Freehills 律师事务所开展调查后,Kelvin 主动中止了自己的首席执行官职务,但对指控予以否认。上周,该时装零售商表示 2018 年利润因汇率波动等因素受损,导致股价大跌。

Beautycon 任命总裁。面向美妆爱好者的消费品贸易展 Beautycon 已任命 Alicia Valencia 为首任总裁,向首席执行官 Moj Mahdara 汇报,自3月4日起生效。在加入 Beautycon 之前,Valencia 在 Pat McGrath Cosmetics 担任全球总经理。

科技

阿里巴巴集团首次与美国大型零售商建立 B2B 合作关系。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旗下 B2B 平台已与商务用品经销商 Office Depot 达成合作协议,这是该平台与美国大型零售商的首次合作。双方将合作建立一个网上商城,让 Office Depot 可以接触到小型企业客户。阿里巴巴集团也将接触到 1000 万企业客户和 1800 家销售代理。

京东开始在谷歌电商平台开店卖货。Google Express 是 Alphabet 旗下谷歌搜索引擎的线上购物网站。近日,中国电商巨头京东在该网站低调地开了一家名为 Joybuy 的网上商店。这是 Alphabet 与京东持续合作的最新成果,双方都希望击败各自的竞争对手——亚马逊和阿里巴巴集团。

翻译:Galen Xiao